您的位置: 辽阳资讯网 > 育儿

許多尿毒癥患者奔波在跨縣血透路上

发布时间:2019-11-09 02:02:53

许多尿毒症患者奔波在跨县血透路上

他们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每隔三五天,就需要到医院为血液洗澡;他们的生活,牢牢绑定在医院,离开每周两三次的透析,等待他们的将是痛苦和死亡

他们是血透者,四处寻找就近的血透室规律血透可延长约20年寿命然而,在福建,尚有20个县没有血透室,至少有上千名尿毒症患者奔波在艰辛的跨县血透路上在云南,仍有迪庆、怒江两个偏远少数民族自治州、几十所县医院没有血透室

■跨县血透,两年跑够地球赤道周长

向你道歉,我们工作没做好,让你辛苦了这么多年我向你保证,最迟到明年1月,一定会让你在县医院做上血透8月28日,福建省华安县常委、宣传部长叶景林恳切地对尿毒症患者李振雄说

这下好了,再也不用这么辛苦了李振雄满是病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今年41岁的李振雄患尿毒症已经4年了,由于华安县没有血透室,他要到漳州市区的医院做血透,一周三次,一次来回奔波150公里,两年奔波的距离差不多就是地球赤道的周长

尿毒症,即慢性肾衰竭的终末期,患者的肾无法过滤血液杂质、维持体液和电解质的平衡等血透装置,相当于体外的肾,患者要定期用这个肾把全身血液过滤一次李振雄生活的华安县城,离这个肾有75公里远他想换肾摆脱血透,可是找到合适肾源的概率太低了,费用又很高,就像一个美梦,好看不可及

规律血透可延长20年寿命前提是一星期做3次,每次4小时李振雄坐在自家破旧的沙发上,对来访的一行诉苦,每天早晨6点就得动身赶长途班车,到漳州市医院要2个小时做完血透,当天要赶回来,不然,就得花钱住店,实在是太难了

在福建,尚有20个县没有血透室李振雄住在县城还算幸运,更艰难的是山上的病人

46岁的尿毒症患者廖武花家住福建华安湖林乡岛濑村海拔500多米的半山腰患病5年来,廖武花每次做血透,她老公必须先骑摩托车载她到山脚下,在那里等班车到华安县城,然后再转车去漳州市区去市区有两种办法,要么搭私家车,得拼车,一人一次30元,来回60元;要么就去车站坐公交车,到漳州市区北环城路,再打一次摩的,来回也得差不多60元拼车要给司机留时间;搭转公交车也很费时,所以清晨5时就得起床跑一趟,至少两个半小时

这样的奔波,还是在经济相对发达、交通还算便利的福建西部地区,做血透通常意味着更长路程的奔波

■跑不动血透路,只好常年租住医院边上

实在跑不动,一些血透患者只好常年住在医院边上昆明市五华区人民医院的血液净化室十几台机器无一空闲,暗红的血液在导管中缓缓地流淌张培聪正在这里做血透他是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西畴县人,在深圳务工时被查出罹患尿毒症在那儿做血透,让他很为难妻子还在深圳打工,但在深圳做血透费用太高,他们承担不起两个孩子都在老家西畴,张培聪曾希望回到西畴县城治疗、顺便照顾孩子,可西畴县至今仍没有血透室从西畴县到有血透室的州医院,路上单程就要两个多小时,加上透析时间长,往往不能当天往返,要留宿在州里无奈,张培聪只能在昆明与别人合租房子,方便定期到医院透析

云南省每年新增尿毒症患者近4600人,全年累计有1.5万多名患者需要在医院内接受治疗截至2013年,在云南全部16个州市、129个县中,仍有迪庆、怒江两个偏远少数民族自治州、91所县医院没有血透室这意味着不少患者只能跨区县甚至跨州市进行血透治疗,或者在医院附近租住房子,维系生命

居住的县没有血透室,大量患者跑到城市大医院去血透越是县城没有血透室的,附近大城市医院的血透室里越是人满为患在昆明五华区人民医院血透室的墙上,看到了密密麻麻的排班表,由于患者人数众多,不少患者只能在晚上前往医院接受透析

40岁的孙国鸿已经做了5年透析,此前一直在云南省红会医院做透析,但随着病人的增多,有时不能及时排上号碰上延期,难受得很,浑身乏力,喘不上气,更要命的是关节钻心地疼后来听说昆明市官渡区人民医院的透析室还有空床,便转院治疗,而这意味着他每次要坐至少一个半小时的公交

■期待一县有一血透室

数百里奔波做血透,人累,花销也大

做一次血透平均要花500至600元,这笔费用大部分可通过医保报销车旅费一年要花上万元,这可没法报销李振雄生病后,一家三口全靠妻子在漳州市一家餐馆打工赚取收入儿子今年考上大学,一年学费要花8000多元借债已经几年了李振雄说

只能这么跑下去吗今年初,包括李振雄在内的华安县42名尿毒症患者给县领导写信,呼吁华安县医院建立血透室,方便尿毒症患者就近血透

华安县委书记柯志宏予以批示,县卫生局、县医院开始着手到邻近县考察血透室建设不过,华安县医院面临着另外一种困境2005年,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华安县医院被列为危房在这个地处偏远的山区小县,当年县财政总支出才刚过亿元,新医院刚打好地基后便没钱再建下去后来县医院改制,由一家民营企业控股建血透室投入大,不赚钱,民营医院一直没建今年5月,华安县政府回购了全部股份,县医院才恢复公立身份恰好,今年4月,福建省发文要求全省未能开展血液透析业务的20个县今年年底前建立血透室华安县的血透室终于有了眉目

同期,云南省也提出,筹资7000多万元,计划两年内在2所州级医院和91所县级医院建设血液透析室,每所医院将配备透析机3至5台、水处理机1台,方便尿毒症患者就近治疗

血透这种救命的医疗服务属于基本服务,应该由政府来提供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教授姚岚说在我国,需进行血透的尿毒症患者大约200多万人,但仅有不到10%的患者去医院做血透,而且大部分集中在城市里尿毒症是一种慢性病,只要定期做血透,生命可以延长很多年姚岚认为,对于患者的基本医疗服务需求,政府应通过多种手段予以满足比如全国各地都有新农合信息系统,完全可以通过系统大数据,监测病人就医流向、分布、病种覆盖范围等,了解到该县做血透的人有多少,以此为依据,考虑就近建血透室一个县里患者多,确实应该有一个血透室

■优质医疗资源应下沉

新上任的福建华安县医院院长郑国用已着手开展血透工作现在最大的困难是缺少医生华安县本来就缺医护人员,2008年以来,华安县已有13名卫技人员辞职开展血透,也需要相对专业的医护人员

同样有此烦恼的还有昆明官渡区人民医院血透室主任易庆华他说,开展血透工作并不仅仅是建设血透室,更重要的是对血透室医务人员的培训一方面需要根据病人情况进行血透,高血压、低血压的处理肯定不同;另外一方面避免传染病传播的压力也很大为了确保医疗安全,一直外聘两位专家定期到医院进行指导

此前,在西部省份曾出现过某县几名病人自筹资金在医院建血透室,却因操作不规范而感染肝病的事件

媒体上常常会出现一些疾病患者的报道,比如尿毒症患者、白血病患者等等,这些个案因为媒体的报道引发社会关注,问题得到了较好的解决然而,我们不能总是这样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疾病种类繁多,个案层出不穷政府部门应该全面了解情况,科学、有效地提供好医疗服务,满足老百姓基本需求姚岚说,我国当前医疗资源不足,配置不合理,很多疾病只能去城市医院治疗这需要通过进一步改革,让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完善基层医疗服务体系,提高基本医疗服务的公平性、可及性、可获得性,让基层患者能在家门口享受基本医疗服务

在不少国家,并没有血透病人一说,而是称为血透者他们就是普通人,在社区定期血透,正常工作昆明五华区人民医院血液净化室主任李志玲说目睹大量血透病人为疾病又为奔波所苦,她期待在不久的将来,跨县血透患者都可以在自己家乡县城血透,有份工作,有家人陪伴,过上正常的生活

离开华安县那天,特意去看了一下拟建中的血透室血透室设在华安县医院门诊楼的4层,200多平方米,宽敞明亮,可建10个床位,除了马上要建的5个床位,还预留了5个想象着艰难奔波多年的尿毒症患者不久就可在这里就近血透,沉重的心情有了一丝欣慰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便利妥纸尿裤价格是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